产品展示

橡套电缆
控制电缆
电力电缆

联系我们

销售电话:022-86987777,86987778,86987779
传真:022-86987775
公司邮箱:jinshanl@jinshancable 
邮编:300402
公司地址:天津市北辰区宜兴埠科技园区景观路45号

  相关信息
 
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考察通过
日期:2016-01-15      
 

版权所有:天津金山电线电缆股份有限公司

  • 主页
  • 香港八码顶尖高手心水
  • 六合心水报
  • 红搂梦心水论坛
  • 主页 > 红搂梦心水论坛 >

    【德国组阁试探性谈判】谈判艰难 都作让步 终于谈

      发布时间:2018-01-13 09:16

      :大选结束三个半月后新政府仍没组建,在德国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局面。好在,12日,德国联邦议院的第一大和第二大党团联盟党和社会党终于就组阁问题展开的试探性对话达成原则性一致,试探性谈判的成果文件也同时公布。

      联盟党由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和巴伐利亚州州长泽霍费尔领导的基社盟组成。12日,满脸倦容的默克尔和泽霍费尔以及主席舒尔茨一同出席了记者会。

      德国总理 联盟党主席 默克尔:大选结束至今已经过去太长时间了,时不我待,世界不会等着德国组阁。

      比如说在最难谈的移民和难民政策上,根据成果文件,双方同意每年德国接收难民的人数应限制在18万到22万人以下,部分难民家属来德国团聚的权利也将被严格限制,接收难民的程序将更严格。

      在同样引人关注的欧洲一体化问题上,联盟党和同意加强对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支持,包括在财政上向欧盟提供更多资金。

      试探性谈判的成果文件出炉后,接下来必须得到联盟党和党内的批准,才能开始进行正式的组阁谈判。

      而将在本月21日召开党代会进行表决,舒尔茨12日恳请那些对重组大联合政府持反对意见、或摇摆不定的党员,以国家为重,同意与联盟党再次携手。

      在英国决定脱离欧盟后,德国和法国算得上是欧盟的“双引擎”了,马克龙说,他非常高兴地看到德国总理默克尔为组建大联合政府做出了不懈努力,德国的稳定对欧盟来说至关重要。而且,从目前公布的试探性谈判成果文件来看,德国新政府将很有可能加强对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支持,这一点非常重要。

      12日,正在保加利亚出席“欧盟轮值主席国交接活动”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也对“德国组阁试探性谈判终于谈妥”的消息表示了欢迎。

      他说,眼下,“疑欧”浪潮频涌,欧洲一体化进程正在经历考验此时,德国尝试组建力挺欧洲一体化的大联合政府,无疑是一重大利好消息,说明德国家“非常具有远见”,将对欧盟构成意义非凡的积极贡献。

      德国民众 沃尔夫冈福格特:好吧,首先,在我看来,谈判过程太过漫长。还好谈判最终取得了进展,对此,我还是很高兴。

      德国选择党议员 罗兰哈特维希:当然,德国有政府总比没政府强。但是我担心,德国将来会由一个差劲的政府来领导,过去四年就是最好的证明。在过去四年,德国多个领域都出现了衰退迹象,而如今,这个失败的政府还将继续执政。我担心德国还会继续衰退下去。

      2017年10月下旬,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开始就组阁问题进行试探性对话,但在财政、环境和移民难民等政策方面存在较大分歧。按计划,各方本应于2017年11月16日达成初步一致,并形成成果文件,但这一目标并未实现。谈判此后继续至2017年11月19日深夜。

      2017年11月19日,自民党宣布退出,谈判随即破裂,默克尔面临执政10余年来最严峻局面德国面临三个选择方案:组成少数派政府、重组大联合政府或重新大选。

      2017年11月21日,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表示,正与各政党代表沟通,以期扭转僵局。但当天再次重申,不打算继续与联盟党组建大联合政府。

      2017年11月24日,德国媒体报道称,施泰因迈尔将同时会见默克尔与主席舒尔茨,讨论组建下届政府问题。舒尔茨当天通过网络宣布,鉴于总统的强烈呼吁,决定参与对话,但是否参与组阁则需全党投票决定。

      2017年11月27日,默克尔说,她愿意与展开“严肃”对话,以组建一个“稳定的政府”。

      2017年11月30日,施泰因迈尔召集联盟党和,商谈联合组阁的可行性这是联盟党与自民党和绿党的联合组阁谈判失败后,新一轮组阁努力。

      2017年12月7日,在柏林召开党代会,会议决定与联盟党就联合组阁问题展开对线%的得票率再次当选党主席。

      今年1月3日,联盟党和高层在柏林举行会谈,这是双方在开始进行组阁试探性谈判前的最后一次高层会谈,双方对试探性谈判表示乐观。

      1月7日,联盟党和开启试探性谈判。参与谈判的各方都认为,德国已进入新时期,需要新政策和新执政方式应对国内挑战和外部环境变化。